怎么做艰难的沟通?

昨天,得到大学开学典礼上,广州五期的刘永光同学的演讲特别感人至深。他是一位专门做肾移植的医生,但与此同时呢,还是一位做器官捐献相关工作的志愿者。这身份乍一听,好像很正面很阳光吧,但是你细想,劝家属把刚刚逝去的亲人的器官捐出来,这是在人最悲痛的时刻做的一种很不近人情的劝说啊。设身处地一想,就知道难度惊人。刘永光医生说,这个时候,最能触动家属的一句话是这样的:“没关系,您慢慢想,不着急,没有哪个家庭刚开始是同意的,而捐献后,也没有哪个家庭是后悔的。”您琢磨琢磨啊,这句话真是闪耀着智慧的光芒。一场沟通之所以艰难,往往是因为场景不对。而如果我们能帮助对方完成一次场景的切换,大家一起能看到未来,能看到终局,那达成谅解和沟通就一点也不难了。

 


 

看到一个段子。说楼上的邻居问楼下的,说,你好啊,我住你家楼上,我们是同样的户型,我家准备装修了,那请问你家刷墙买了几桶油漆啊?楼下说,13桶。楼上说,哦好,谢谢。过了好多天,楼上又问,哎,我买了13桶,但刷完墙之后怎么剩了5桶呢?你是不是记错了?楼下说,没错啊,我家也是剩了5桶啊。这虽然是个段子,但是在工作中,这种情况其实很常见,就是执行任务的人,经常无法理解布置任务的人的完整意图。人家问的是买几桶,而完整意图是在问需要用几桶;领导说的是客户约的会,怎么他们还迟到呢?领导关心的不是迟到问题,而是咱们的客户关系是不是出问题了?你看,通过自己的经验完整定义他人的意图,这是人工智能可能永远也做不到的地方,也是人永远不能放弃的沟通优势。

 


假如我上班快迟到了,但是我打的这个出租车的司机开的很慢。那请问我该怎么办呢?两办法,第一,是坦率地跟师傅说:师傅能开快点吗?我要迟到了。第二,是指着窗外的一步车对师傅说,我靠,师傅那什么破车啊,怎么嗖的一下就把我们给超了?哈哈,这是要对师傅玩激将法。那你说哪种方式更奏效呢?如果是从情商较练的角度来说,当然后者的水平更高。人嘛,都有争强好胜那一面,一旦激将法奏效,那对方是不用扬鞭自奋蹄啊。但是回到实际生活,未必。激将法是非常容易被识破的套路。能不能起作用不好说,但是一旦被识破,对双方长期关系的破坏那是明显的。而回到第一种方法,就是更坦率更真诚的沟通,则是在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更有效的手段。所以沟通这个事最好的套路就是更真诚,而不是其他啊。

第一个评论

留言

您的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布.


*